浩瀚文苑 拜访著名作家彭成仁
更新时间:2019-09-18

  2019年7月6日,星期六,是一个“六六大顺”的好日子,这天老夫完成了一个心愿:回湘潭一定要去拜访著名作家彭成仁。不仅因为他12年前采写过一篇关于本人的近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赤子心 故乡情》(2007年7月4日《湘潭日报》《湘潭晚报》整版刊发),更因为从心底里敬佩他的高尚人品,包括他长期与病魔作斗争的坚强意志。

  这天,老夫夫妇俩应邀去到“春满江南”小区江山阁他的家。他的常用笔名为“浩瀚”,所以他的书房取名“浩瀚文苑”。书房虽然不过十几平米,但藏书和书画很丰富。据说白玉兰大作家给他写过一篇《文人固穷》的文章,老夫实地考察发现,情况属实,他们家130多平米的房子真还没有多少值钱的家当,我笑他“穷得只剩下书了”。不过他的藏书,尤其是他自己的著作,那可是千金难买的宝贵财富!

  我们夫妇受到主人的盛情款待,据说女主人早上6点钟就起床搞卫生,上街买菜,准备了美味可口的六道菜,很地道的“湘潭老家”味道。

  平时与彭作家在微信上聊天,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去到他家里,老夫才惊讶地发现他“失声”了,用一个像手电筒一样的东东顶着喉咙部位,发出一种怪怪的、含混不清的颤音。据说他们院里的小朋友管他叫“外星人爷爷”!别说,还真有点像电影里的外星人说话。

  据了解,彭作家于2013年9月6日因喉癌接受了“全喉切除”手术。现在用的是电子喉,发出的是金属振动音。加上他说话带有很浓重的湘乡口音,一般人很难听得懂。

  早在2006年,彭作家就被查出甲状腺癌,开始采取保守治疗。在他的《疼痛日记》中老夫读到:“进入放疗治疗程序后,我第一考虑的是一定要坚持工作和同时进行放疗——我不愿让人知道我是现时的癌症患者我的放疗时间都以预约式,人到就治,治完就跑。很少有人看得出我这个挎着采访包的人是来治疗的,还以为是公干或陪护人之类。就是在这半掩半藏下,我竟完成了连续25次放疗。幸运的是我做到了工作治疗两不误,痛苦的是被放疗折磨的我也有些许心力不济,更别说那一堵堵透风的墙将我的病情散布开来后,人心的千奇百怪了”

  老夫知道,当初彭作家作为时任《湘潭日报》的记者,对我和我的同事及相关领导进行了长达20余天的采访和熬夜写作,付出了巨大的艰辛。但今天才知道,当时彭作家正在接受放疗,他是在承受着巨大痛苦的条件下为我“作嫁衣裳”的,这使我十分感动。

  很不幸的是,不久后彭作家的甲状腺癌又转移为喉癌,后来不得不实施“全喉切除”。他在《别无选择是坚强》一文中写道:“这个血肉模糊的过程一下让我失去了语音功能和味觉功能、嗅觉功能,吞咽功能也严重受损,食管与口腔直接相联,还得另在颈脖上打一个出气孔(人造瘘口)来连通肺部的呼吸。更加麻烦的是严重的耳鸣头昏、右眼眼底渗血与成天抹不尽的肺部、鼻孔排泄物等后遗症,各种杂病说来就来,不得不每天提心吊胆做家庭医护”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如此大型伤筋动骨的手术后不到半年,彭作家就回到了工作岗位,边治疗边工作。在2014年7月1日出版的《绽放的军花:人民军队女兵的故事》一书的后记中,老夫看到有这样一段记述:“湖南作家彭成仁,因喉癌手术,喉管全切除,失去了语言功能。在治疗休养期间,他克服困难,先后30次登门采访一位女兵前辈,坚持通过写字板与之交流沟通,终于帮助郝兆南同志整理出回忆录《朝鲜战场上的生死考验》,并且反复修改完善,直至被录用。”

  不难想象,彭作家在工作中会承受多大痛苦。光是战胜病魔就已经很不简单了,更重要的是他一边与病魔作斗争,还一边坚持写作,笔耕不辍,不仅完成了一次次采访任务,还在这13年间完成了54万字的《浩瀚文集》第二、三部的出版。他女儿说,他住院时还在校对书稿,病床上放着厚厚一摞原稿,一手挂着吊瓶,一手握着笔,倚靠着被褥一遍又一遍地校对,甚至点滴打到回血都浑然不知。看到父亲这种专注的情形,女儿泪水朦胧了双眼。

  彭作家一共发表作品300余万字,精选70余万字,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浩瀚文集》,中国国家图书馆永久馆藏。

  彭作家签名赠给我们夫妇一套《浩瀚文集》,我捧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因为深知这是“玩命”换来的成果!

  老夫问彭作家:支撑你战胜病魔的力量来自哪里?他不假思索地回答:“一半是文学一半是求生欲望吧!”多么朴实的语言!求生是人的本能,更何况我们遇上了历史未有之好时代呢!文学或许具有减缓和解除痛苦的功效,我们常听人说,如果你痛苦就大声哭出来吧!老夫发现彭作家写了不少反映他患病做手术的文章,把痛苦写出来或许会轻松许多。同时,他坚持写作,能够转移注意力,可能也会起到减缓痛苦的作用。他深深感叹:“文学即人学,只有真正把玩文学的人才能懂得其内在联系,在生死悠关的时候,能拯救自己的心灵的精神支柱也非文学莫属。”

  不过从老夫看来,除此之外,或许还有其他一些重要原因。老夫在浩瀚文苑看到一幅由著名军旅书法家张明德教授创作的铿锵有力的“军魂”书法作品,非常醒目,作品下方还有130多位彭作家的战友签名,由此想到他拥有3年空军战士的宝贵经历,毫无疑问,在他的血液中流淌着军人无畏牺牲的精神。在《浩瀚文集》的作者简介中看到这样两句话:“国家一级篮球裁判——吹出来的;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写出来的。”老夫差点笑喷了,这不正是彭作家率真豪爽、豁达开朗性情的真实写照吗?据了解,彭作家的夫人刘菊花女士虽然是湘潭电机集团的一位普通退休工人,但她默默无闻地操持家务,任劳任怨地照顾老伴,无怨无悔地承受压力,具有传统“湘妹子”的贤淑与温情。老夫跟彭作家开玩笑:其实你最最要感激的就是身边为你默默奉献的夫人呢!他们老两口会心地笑了。

  老夫看到《浩瀚文集》第三部有一篇《有一种大爱叫责任》的文章,写的是湘潭市家用电器商会热心参与公益事业、敢于担当社会责任的事迹。其实,在彭作家著作的字里行间何尝不是充满着一种“铁肩担道义”的责任。《浩瀚文集》内容大致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歌颂好人好事,弘扬正气,满满的正能量;一类是揭露社会阴暗面,针砭时弊,不乏真知灼见。大处着眼,呼吁《给后人留一条“绿色湘江”》;小处着手,痛批极端不合理的长株潭一体化催生的“天然气统一涨价”风暴,秉笔直言,为民鼓与呼老夫深信,正是出于一个“无冕之王”的使命感、一个正直公民的责任感,给予他无尽的力量,驱使他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说来彭作家的毛病还真不少,他开始患甲状腺癌,然后转移为喉癌,已经是第13年了;最近又发现可能已经转移到肺部,CT检查显示,肺叶上有7、8个大小不一的肿瘤,最大的直径15mm;他还患过胆结石、肾结石、尿道结石;还是高血压、冠心病患者;还有右眼患眼底视网膜脱落出血,已经彻底失明仅全麻手术就做过8次,真是多灾多难!可以说,能够活到今天已经是一个奇迹。

  令人欣慰的是,彭作家并没有被病魔打败,反而“越战越勇”,老夫看到他新作不断,新近发表的作品有6月18日《风雅》杂志的《凛然凤凰一诗翁》。

  我们在彭作家府上吃过中午饭回家,不到1个小时,就收看到他转发朋友圈的即兴嵌名诗作,真不愧为湘潭文坛“第一快手”:

  2019年7月6日,原广州军区联勤部处长肖志夫先生携夫人谭祎女士造访本人浩瀚文苑并共进午餐,难得的军魂与文胆的交集,感慨万千,凝聚成小诗一首为记:

  肖志夫,家住湖南湘潭韶山冲旁边霞岭冲。当兵27年,在原广州军区机关工作21年,授上校军衔。发表文章900余篇,获“全军后勤改革重大现实问题研究”优秀论文、《解放军报》一等奖、《后勤》杂志一级优秀作品等奖。参编主编军需专著3部,出版个人专著4部,共计约200万字。创新理论成果5项,拥有国家专利30项、商标46件,获国家专利金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2项。2006年国家邮政局发行《军中作家发明家肖志夫》个性化邮票1套。个人专著和邮票分别被中国国家图书馆和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永久馆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64535青龙论坛心水码| 管家婆彩图| 香港现场开码| 挂牌玄机七肖图| www.49888.com| 开奖直播| 开奖现场|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