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老伴住院急等着送钱 他贪看篝火晚会丢包
更新时间:2019-09-21

  妻子住院急着用钱,送钱的他半路上却被篝火晚会的演出给迷住了……等“长了点儿心”的他再打车去医院,才发现装钱的拎包不见了。“不务正业”的耿老汉说:“多亏民警连夜帮找回来了钱包,要不我这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真的没脸见人了。”

  耿老汉家住桓仁向阳乡,近几年和老伴搬到了县城里住,有时候在县城里腻了,也会回乡下老房子住几天。这不,这几天因为嫌县城天气热,耿老汉一个人跑回了乡下。

  7月28日晚上9时许,已经睡下的耿老汉突然接到老伴电话,说是晚上在县城溜达的时候崴了脚,到医院看挺严重,可能骨折了,得住院治疗,让耿老汉送钱,再把乡下的拐杖带到医院。

  接完电话,耿老汉不敢怠慢,爬起来收拾收拾,拿了15000元钱和银行卡等装进拎包,又到仓房里找出拐杖,急匆匆到村口堵车。

  因为当地今年6月新开了一家房车露营地,吃喝玩乐一条龙,晚上还有篝火晚会和演出,游客不少,所以晚上9时许路上还有车来来回回经过。

  耿老汉截了一辆面包车,可面包车并不直接到县城。耿老汉一琢磨,再等也不一定有直接到县城的车,“这么着吧,你把我拉到前边房车露营地,那边车多。”

  面包车开进露营地还没等停稳,耿老汉就被营地里迷幻的灯光、音乐和歌声吸引了,车一停他就拿起拐杖下车钻进了营地,营地里篝火晚会正进行到高潮,耿老汉看得津津有味。“这么热闹,我咋就没早来看看呢!”

  耿老汉心里给自己宽解:反正老伴已经住进医院了,不差那一会儿,再说现在路边也没看到出租车。十几分钟后,节目告一段落,耿老汉也找到了路边一辆出租车:“去桓仁不?”

  这是一辆丹东宽甸的出租车,在营地等客人,一看晚会还得一阵才能结束,反正也是挣钱,就拉上了耿老汉。出租车疾驶向桓仁县城,可是才出高速公路口,耿老汉发现自己装钱的拎包不见了,“快停车,我的包哪去了?”

  司机停了车,耿老汉在车上好一通找,身边除了拐杖啥也没有。钱没了还去医院干嘛啊,耿老汉又让出租车把自己拉回了向阳乡,打电话报了警。因为耿老汉并没记下出租车的车牌号,民警王兆宾、宋延成赶到房车露营地调取监控。

  经过一番查找,民警联系到了宽甸出租车的司机。“对方说已经回到青山沟了,说是确实拉过耿老汉,但耿老汉上车的时候就没拿包,而且耿老汉还没下车就发现包没了。”

  王兆宾告诉记者,分析耿老汉的一路行踪,他们判断装钱的拎包极有可能落在耿老汉坐的第一辆面包车上。

  于是,又是一番调监控、查询平台,找到了面包车司机。表明身份后,王兆宾说明了耿老汉丢失看病钱的事。面包车司机也很爽快,承认捡到了耿老汉的包,“他急忙下车去看节目,就落车上了,当时天黑我也没注意。”

  面包车司机说自己已经回到桓仁县城,留下了电话和地址。第二天回访时,耿老汉告诉民警,包已经取回、钱物分文不少。“真得感谢你们啊,要不然我都没脸活了。”

  王兆宾笑着告诉他:“感谢就不用了,就算钱丢了也不能不活。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

  妻子住院急着用钱,送钱的他半路上却被篝火晚会的演出给迷住了……等“长了点儿心”的他再打车去医院,才发现装钱的拎包不见了。“不务正业”的耿老汉说:“多亏民警连夜帮找回来了钱包,要不我这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真的没脸见人了。”

  耿老汉家住桓仁向阳乡,近几年和老伴搬到了县城里住,有时候在县城里腻了,也会回乡下老房子住几天。这不,这几天因为嫌县城天气热,耿老汉一个人跑回了乡下。

  7月28日晚上9时许,已经睡下的耿老汉突然接到老伴电话,说是晚上在县城溜达的时候崴了脚,到医院看挺严重,可能骨折了,得住院治疗,让耿老汉送钱,再把乡下的拐杖带到医院。

  接完电话,耿老汉不敢怠慢,爬起来收拾收拾,拿了15000元钱和银行卡等装进拎包,又到仓房里找出拐杖,急匆匆到村口堵车。

  因为当地今年6月新开了一家房车露营地,吃喝玩乐一条龙,晚上还有篝火晚会和演出,游客不少,所以晚上9时许路上还有车来来回回经过。

  耿老汉截了一辆面包车,可面包车并不直接到县城。耿老汉一琢磨,再等也不一定有直接到县城的车,“这么着吧,你把我拉到前边房车露营地,那边车多。”

  面包车开进露营地还没等停稳,耿老汉就被营地里迷幻的灯光、音乐和歌声吸引了,车一停他就拿起拐杖下车钻进了营地,营地里篝火晚会正进行到高潮,耿老汉看得津津有味。“这么热闹,我咋就没早来看看呢!”

  耿老汉心里给自己宽解:反正老伴已经住进医院了,不差那一会儿,再说现在路边也没看到出租车。十几分钟后,节目告一段落,耿老汉也找到了路边一辆出租车:“去桓仁不?”

  这是一辆丹东宽甸的出租车,在营地等客人,一看晚会还得一阵才能结束,反正也是挣钱,就拉上了耿老汉。出租车疾驶向桓仁县城,可是才出高速公路口,耿老汉发现自己装钱的拎包不见了,“快停车,我的包哪去了?”

  司机停了车,耿老汉在车上好一通找,身边除了拐杖啥也没有。钱没了还去医院干嘛啊,耿老汉又让出租车把自己拉回了向阳乡,打电话报了警。因为耿老汉并没记下出租车的车牌号,民警王兆宾、宋延成赶到房车露营地调取监控。

  经过一番查找,民警联系到了宽甸出租车的司机。“对方说已经回到青山沟了,说是确实拉过耿老汉,但耿老汉上车的时候就没拿包,而且耿老汉还没下车就发现包没了。”

  王兆宾告诉记者,分析耿老汉的一路行踪,他们判断装钱的拎包极有可能落在耿老汉坐的第一辆面包车上。

  于是,又是一番调监控、查询平台,找到了面包车司机。表明身份后,王兆宾说明了耿老汉丢失看病钱的事。面包车司机也很爽快,承认捡到了耿老汉的包,“他急忙下车去看节目,就落车上了,当时天黑我也没注意。”

  面包车司机说自己已经回到桓仁县城,留下了电话和地址。第二天回访时,耿老汉告诉民警,包已经取回、钱物分文不少。“真得感谢你们啊,要不然我都没脸活了。”

  王兆宾笑着告诉他:“感谢就不用了,就算钱丢了也不能不活。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64535青龙论坛心水码| 管家婆彩图| 香港现场开码| 挂牌玄机七肖图| www.49888.com| 开奖直播| 开奖现场|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